制衡

孤立原,保留地。这里是无所事事的Jacob。社团:一念之差。

她是凌迟文明的飓风,如太阳般摧枯拉朽地杀入天穹。

嘻嘻

我微博炸了,叫作八方雲火的那个。这是预料之中的。

不知道回不回去。暂且观望。

文/Jacob

突发状况,事出偶然,你们……将就看吧。彩枪彩。

(据说OOC,大概死于话多.......)
(这个CP乃至人物塑造的篇幅都短,所以这个阶段各种理解都是没问题的吧,好像吃了一个CP就能开拓一小个面<不是)


他似是从四面八方被拖至一处去的——彩将他分拢归类,渐次拼凑完整,细心得如同他们头次见面时她尸山血海当前、却仍不忘画好自己的一半边眉般,小轩窗边犹还兀自开了一株老梅。那是个异乎寻常地晴朗的冬季,出乎意料地温煦柔和,风雪收声天地呆白,他手下的亡魂流淌成王旗亦不及的端静朱红,偏偏给她唇上的胭脂硬生生降下一分。

她挽着母亲的发髻。他将他超越人世的铳器漫不经心...

谶语浮

百合。CP为APH湾白。

2015年写的。看不过去就不要看了,只是别吐槽我。


谶语浮

文/Jacob
「她确信自己曾见证无穷。在不可知之域,文字与黑暗的笔触无法描画刻印之处,她们的确鲜活存在。」
1
王湾?她听见一声呼唤远远传来,不由自主偏转过面颊,宝蓝白内衬长裙的下摆海浪般散开而又翻卷,那人已走至近前,她抬头仰视之间对方模糊而美丽的笑容——她无比确信,没有任何其他笑容比这更耀眼与光辉。
灿烂如青阳而无法视清——不,倒不如说是太美丽了,从而使人失却了一切思考,联同记忆与语言。
王湾倏忽醒来,身上披着的大衣早已被卷席至床的另一侧即靠墙的那边,就连床仿佛也已脱离开她,她只感到床褥内里那...

高三神隐,不时诈尸.......不过别抱太大期待。

乌有乡记事

背景亚特兰蒂斯。本来在贴吧里发过,最后一段是鸡血添的,但现在看这篇简直想撞死,大概可能或许某一天我能想起接下来的剧情把这篇黑历史续完......


Atlantikos——这名号还在不久之前的上空伤鹰般徘徊,最终羽毛一样地落于大地。若是万众狂呼则应被形容为鹰群扑击,即使鹰并不常常成群结队。

寥寥数语而已,仅是简单表达了这王国的概称。阿尔托莉亚没为它同心圆的城墙和披着斗篷般的瞭望塔感到吃惊,却为这个连续音节的美丽而略微凝滞。一场惊梦而已,很快就会到站——什么声音伏在她耳边说,那是她自己。

同时你我也行将分离。金瞳的姑娘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她虚浮的手指探向阿尔托莉亚腰间的剑柄,

文手炫技15题

 留着以后码。

铃堡守门大爷: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

平年纪事

平年纪事

   ——无谓而无用的论叹

“我没与他谈门阀,也没有讲容克贵族,我只是、只是——”惶急的话音被骤然切断,他按灭对面发来的那段语音,在静夜里深吸一口气,甚于长叹。

1

日子过久了便生出对两点一线生活的不快来,目下尚属可忍受范畴,因此不必对现有生活进行更改或歪曲事件走向的必要。他承载着午休空乏所积蓄起的剧烈而数目惊人的满腔睡意眯起眼那道窄门外走去,手中提着的袋子没有重量地拍打着他的小腿。由于此类拍击持续了太久而使他烦闷,他把袋子连同里面的书一卷拿在手里,这样做的时候他已经在一条小马路的边缘上了,这条马路因初秋还热量充足的日光还泛着慵懒的睡意,路面静谧...

世界眼和风暴树

文/Jacob

1 白纸坊

“……恰似每一场不合时宜的、巅峰处的永久长眠……”孤高的歌咏自她喉间飘落人世,而你正推开那扇面向江南水城临河一岸的木窗,此刻正当她手腕上金银细环泠泠作响,你震惊间瞥见她半面敷着黄梅戏妆,另一面却涂抹出美国上世纪50年代艳色女郎的标准姿容;她的另一手中正执着切合指节握型的银色消音女士手/枪,将它持握在抹有现代妆容的那边掌上,这手掌戴着直到手腕的纯黑皮革手套,陪同她花枝招展地朝更明亮的漆黑之处走去,她黑色红底高跟鞋演奏地板的音声恰似黢黑处巨兽迫近逼视的眼神,刀锋之交——

2 谷雨

江面被叩响的叮咚声随着屋檐的淋淋漓漓接踵而至,湿漉漉的街灯灯光是题着字谜...

万人独唱

万人独唱

文/一念之差社-Jacob

CP弹丸论破 江之岛盾子×神座出流

偶数序号的段落请与奇数序号的段落进行剧情区分。非要形容的话,那不是一个世界。

0

她旋转着下坠,不存在的风被带动的尖啸像是高歌——绝望和欢喜间的界限已逐渐消融就像一滴夏夜之雨,或者说这在她江之岛盾子身上本身便没有间隔,绝望即是喜悦,祂们合二为一密不可分。

她毕生惟一一次满足的阖眼。纯黑长发的人此刻如同平时一般一身正装地端坐于监控屏前,希望之峰曾经超高校级的希望君今日也在好好地送葬——差不多了哦,这处刑?她略微烦躁起来,随着坠入甜蜜无边的死亡昏沉的纯暗之境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已被那命运的终点所...

© 制衡 | Powered by LOFTER